房產資訊

樓盤爛尾5年 上百業主入住爛尾樓:種菜、養羊、養雞

2019-10-23 來源:律之滇 用手機看

掃描二維碼分享朋友圈

  原標題:昆明一樓盤爛尾5年 上百業主入住爛尾樓:種菜、養羊…… 

  “等了若干年沒交房,只好帶著帳篷住進爛尾樓……2013年購買的商品房,按照合同約定,房子本應2014年12月交房。沒想到2014年,工地就突然停工了,一直也沒有恢復。”

  最近,有市民反映,云南昆明市呈貢區奧宸中央廣場房子自從資金鏈斷裂,樓盤爛尾后,一直沒有交房,也沒有水電,小區里面有很多建筑垃圾,但最近發現有人已經裝修搬進了爛尾樓里去住,甚至有些業主竟然已經開始裝修這些沒有驗收交付的爛尾樓了。

  無家可歸的業主們住進了爛尾樓,種上了蔬菜,甚至還養起了羊……“太難了!你知道我這五年怎么過的嗎?”

  住戶爛尾樓里生活

  無水無電生活困難

  15日,記者來到了呈貢奧宸中央廣場,只見整個中央廣場空蕩蕩的,顯得有些荒蕪,體驗中心(售樓部)鎖上了門。里面堆上了雜物,從堆積的灰塵來看,已經荒廢好一段時間了。隨后記者來到了奧宸中央廣場旁的小區,只見爛尾的小區里,雜草叢生,有的雜草已經超過一人多高。

  在一棟樓房的一樓,記者見到有幾位男士正在吃飯。記者看到,一樓沒有窗戶,雖然簡陋,但屋子里里面堆滿了各類生活用品:煤氣灶、水、時令蔬菜等,甚至還有一個太陽能發電機。

  見到有人來,他們放下手中的碗筷問道,“你們是什么人,來這里干什么?”當記者表明來意后,其中一位男士茍先生向記者介紹起來:“我們是今年5月份搬進來的,這里條件比較差,沒有水沒有電,我們生活很困難。水是從很遠的地方運過來,5元一桶,一次運5桶。

  平時我們喝水洗菜、做飯、洗衣服都需要水,每天用水量都很大。過不了多久又要去運一次。洗澡沒辦法只能去外面開賓館或者是去附近的親戚朋友家洗。我們買了個太陽能發電機,自己拉了一個燈,晚上就用來照明。”

  樓房安全隱患很大

  看完了一樓,茍先生帶記者走下了負一樓。從負一樓看,樓頂已經滲出水來,有些地方還能看見裸露出來生銹的鋼筋。地下一樓還有一個巨坑,巨坑里有些積水,水深不明,看起來有些恐怖。

  茍先生說:“地下還有負二樓、負三樓,但是沒有人敢下去。”隨后,記者上了二樓,雖然是白天,但是爛尾樓樓道里伸手不見五指。即使打開了手機照明燈,也還是不太看得清楚。

  樓道還是毛坯,墻面沒有粉刷過,還是粗粒的砂灰,一摸還會有石灰抖落。有的樓道里還堆了一些建筑材料、木材、水泥、沙子等,一不小心可能還會被絆倒。甚至有些樓道已經破開了有些直徑5~10cm的洞,從洞里透出隱隱約約的光。茍先生說:“擔心過幾年這個房子會倒塌,或者來個小地震,可能這個房子就不行了。”

  可是,就這樣的環境,他們怎么還是要住進來呢?在二樓,記者見到了吳女士。吳女士微信昵稱叫“樂觀”,盡管眼前的景象有些窘迫,見到記者時,她熱情地與記者打招呼,并帶記者參觀自己簡裝好的房屋。進門前,她讓記者套上了鞋套,并向記者解釋,這是因為沒有水,如果踩臟了不好打掃。

  坐下后,吳女士就拉開了話匣子。她和她老公都是紅河州的,因為喜歡昆明的環境,所以打算退休后在昆明定居養老,當初為了買這里的房,她們賣掉了老家的房子。“因為紅河州的房價不高,當時才賣了6萬元。”

  吳女士告訴記者,2013年4月,她們以39萬元的價錢買下奧宸中央廣場的這套房子,家里經濟不寬裕,她們先用賣房的錢加上老兩口大半輩子的積蓄,又找親戚朋友借錢,才付了18萬的首付,之后還向銀行貸了款,每月要還2400元的貸款。可誰知道2014年,樓盤資金鏈斷裂爛了。原本2014年就能交房的房子,到現在還是一片爛尾樓。今年5月24日,她和她先生是在走投無路才選擇搬進了這棟爛尾樓。

  生活環境

  吳女士的房裝修得頗為用心,看起來很溫馨。沙發、茶幾都有,陽臺上擺放著一盆綠植和干花。臥室也布置得很用心,粉色的床帳,大紅的床單。另一間房間則擺放著一頂帳篷和一個燈。

  吳女士說:“帳篷是讓正在裝修沒有地方住的業主住的,燈是照明燈,放在有光的地方吸收太陽光,晚上就可以用了。”

  正在裝修

  “我因為身體不好,提前退休了,現在只有我先生在上班。每月要還銀行2400元的房貸。今年3月,我母親生病住院,5月份我甲亢又住院。我們家小孩也沒正式工作,都是給人打工。遇到點意外,資金也周轉不開,建設銀行的還貸都成了問題。”看著眼前的一切,吳女士眼神有些凝滯。

  因為身體原因,吳女士家里人不放心她去遠的地方干活。吳女士現在就在爛尾樓這邊幫裝修的人打下手。如果有業主要敲地板磚,吳女士就去幫忙,敲完一套房業主給吳女士200~300元的酬勞。因為做的時間長了,吳女士的手骨都有些突出。

  爛尾樓現場

  吳女士說:背石灰、水泥、挑沙灰我都干過,前兩天我還背了100斤的水泥,背上了7樓、10樓。做這些,我從來不敢告訴我先生,怕他擔心。但是那天背完水泥,我回家的時候就全身都疼,我先生知道特別生氣。”說到此處,吳女士有些哽咽,最后越說越難受,最終忍不住泣不成聲。

  吳女士哽咽著說:“小時候家里兄弟姐妹也多,日子過得也苦,但是也沒這么苦。你說我忙活大半輩子,我都快60歲了還過這樣的生活,人家到了我這個年紀都已經開始享福了,我怎么就活成這樣了呢?晚上,黑乎乎的我就一個人住在這里,這一大片爛尾樓,就我一個人住,荒郊野嶺的,自己一個人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。我有時候感覺生活沒有盼頭,我堅持了這么多年,看不到希望,有時候都想去跳樓了,但是又想著還有這么多的債務要還,不能給小孩帶來負擔,就只能好好活著,找點工作……”

  同樣,購買了四樓的房屋的譚先生是5月份搬進來,自己叫了裝修工人將房裝修好了,但是房子無水無電,洗漱等生活用水都要靠自己肩扛手提,目前就他一個人住在這邊。

  “我是四川人,因為退休了,想著買一套房子來養老,正好昆明氣候宜人,我看上了這里,所以和老伴商量了把這幾十年的積蓄全都拿出來買了這套房,一次性付清了,總共37萬元。沒想到一直等到今年5月份,搬是搬進來了,可是等來的是卻是這樣的爛尾樓。我一把年紀,辛苦了半輩子,所有積蓄全在里邊,實在是心酸啊。”譚先生告訴記者,“我自己也是搞房地產的,沒想到做了一輩子的房地產,最后會買到一套爛尾樓。”

  租不起房搬進來,比睡大街強

  鄭先生購買了一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,當時買房的時候借了10多萬元,湊夠了22萬元的首付款,還要還貸款18萬元。現在,每月要還2192元房貸。因為沒有交房,只能一直在外面居住,每月租房的費用是1100元。最近,租的房子到期了,而自己已沒錢續租,只好搬來這里居住了。“至少不用交房租,也不用在外面流浪睡大街嘛。”

  買房準備結婚用,現在小孩已5歲

  業主王先生買的房子則是準備結婚用的,但一直沒有拿到房子,現在小孩都5歲多了。自己既要租房,又要承擔房貸,壓力很大。

  還有業主介紹,有人本來準備買房子給家里老人居住,但老人還沒住上新房就去世了。

  約100戶裝修好或正在裝修

  不知道以后該咋辦 住進來的粗略統計有60戶


  來到4棟3樓,記者聽見有機械的轟鳴聲。走近一看,有兩位工人正在對屋子進行裝修。工人們介紹:“我們已經在這邊做裝很長時間了。做完這戶,6棟還有業主要裝修。”

  據吳女士和譚先生的說法,由奧宸房地產公司負責的這片小區一共有6棟居民樓,兩棟寫字樓,一個商業中心。上千套房子都賣出去了。現在有大約300戶人家都已經裝起了防盜門,裝修好的和正在裝修的大約有100戶,住進來的粗略統計有60戶。一些小區業主表示,之所以在爛尾樓里裝修房子,主要是兩個原因,一個是確實沒有住的地方,只好裝修這里的房子用于居住;另一個是擔心樓盤被接手之后,按照周邊目前的房價,有可能讓他們補差價,裝修之后就有可能避免補差價。

  為了維權,吳女士與其他業主建了微信群,微信群里有400多人,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業主在群里商討怎么維權。從2014年月份至今,吳女士、譚先生以及這里的眾多業主一路維權。

  吳女士說:“你們知道我這五年怎么過的嗎?我們這里的業主都屬于貧困戶,大多數業主當年購房,都是從銀行貸款,目前還沒有還清,銀行里正在催著還款。買房的大多數是五六十歲的老人,買房就是為了養老的,這五年來,眾多業主中原本就身體不好的幾位老人,因為維權無果,心中壓力過大受到刺激,含恨離世了。”

  路邊荒地種上了菜

  還收獲了玉米養上了雞羊

  據吳女士說,因為同樣的遭遇,業主之間關系很好。一樓是她們活動的大本營。爛尾樓正在裝修或者無家可歸的業主就在1樓搭起了帳篷,外面是“男士宿舍”,里面是“女生宿舍”,有時候大家一起做飯,一起圍著桌子旁聊天,哪家裝修大家也會一起幫忙。

  采訪結束,吳女士把記者送到門口,記者看到路邊荒地里種上著菜,還養了一些雞,還有一只小黑山羊,拴在路邊的山正在吃長出了的野草。

  樓盤外的樹上還掛著收獲的金黃的玉米。據吳女士介紹這是守工地的小夫妻種的菜和養的雞、羊。這對小夫妻和他們業主關系也挺好,有時候小夫妻還會送自己種的蔬菜給她們吃。

  吳女士說:“我們5月份搬進來,天氣還熱。住在昆明的業主就給我們送自己種的菜。現在天冷了,也會給我送衣服。我真太感動了,遇到了很多好心人。大家都是苦命人,各有各的難處。大家苦中作樂,但是日子再苦,也是要過下去的。現在就希望爛尾樓能夠早日復工,讓我們能夠住進屬于自己的家。”

  那究竟要住到什么時候呢?吳女士和在場的業主們表示,將一直居住下去,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維權路還要走多久。

責編:小貝

論壇互動 在線咨詢 優惠登記 回到頂部
玩百家赢钱10注技巧